樂菱

灣家不專業鹹魚繪手,可以叫我日魚。

【濑胜】食品安全

小六:

.



cp为濑吕范太x爆豪胜己




@我是大烂人 给小可爱的点梗——x
  


  
  
  
开车预警Σ
  
  


写完怀疑人生。流自设性格的草稿。
  


打个OOC严重预警。




00.


 

 
濑吕范太和爆豪胜己最默契的地方就在于彼此与之缠休之时。
   
  

亲吻变得理所应当时关系有些不对劲了。
 
 
 
某一天爆豪胜己抬眼看向濑吕范太时那是一个霸道总裁模样地翘起了二郎腿,让濑吕范太想不起来昨晚上躺在床上任他亲吻的人是谁来着,看爆豪胜己那模样濑吕范太总觉得若是此处再多上根烟和火机他得给爆豪胜己递上。
 
 
 

“喂,酱油脸。”




面相不善。



濑吕范太如是形容爆豪胜己便轻咳了一声。



 
“名字是濑吕范太。”




爆豪胜己挑了挑眉也没多大在乎,反正他还是会喊酱油脸。




“我们是什么关系?”




------------------------------------


01.




平凡的濑吕范太与天才爆豪胜己是不契合的。



唯独在性事上才来的几分性质相似。



肮脏到腐烂。



解着人衣物的手微微发颤,同样是第一次的彼此基本上也都只是青春期的小少年哪懂大人们才该做的事情,偏偏就是如此才令人脸红得尴尬,彼此交融视线都会觉得略有那点心跳加快,
   



“我自己解就好。”




爆豪胜己闷着嗓音将脑袋低了下去,恨不得将头埋入地底的模样看的濑吕范太有些忍俊不禁又不敢在人面前表露。



少年刚发育的身体还尚显青涩,肌肉匀称整齐一看便知其人之努力而偏过头时脸上还微微红润的脸颊是近在眼前的,爆豪胜己不说两个人也都能明白彼此时的默契。



濑吕范太从人身后揽住了对方,嘴唇在人脖颈上亲吻着感受到人略带紧张的轻颤,爆豪胜己在深呼吸了一口劝自己保持冷静慢慢放松了下来,手无处安放地抓住了床单。



带有少许强迫性地背对着人满心的羞耻涌了上来。



手指进入时身体反应想要排斥异却还是紧紧包裹着不肯放开一般,逐渐增为三根手指时忍不住地喊了一声又埋入枕头里头不愿再发出那样如同女孩子般尖锐的声音,模仿着抽 动的动作片带来的感觉早已无法满足心里所需。



濑吕范太尽管是第一次,可愣是实行起来早已忍不住实际行动。
他不敢说他没有报复行为,他的确羡慕着爆豪胜己出生便傲视于人的才能,而他普通不已。
正因如此他才觉得现在的场景多么的好笑,而偏偏就算是所厌恶你人能够对自己表现,同时虚荣心也在驱使着他的行为。





“爆豪。”




爆豪胜己沉默不语也没有回应对方依旧保持原来的姿态尔后手指便突兀地抽了出来,性 器抵在人的穴口摩擦着像是在等待什么。




“果然我还是很讨厌你这种人吧。”




声音落下后撕裂感的疼痛便席卷了整个身体,身体如同被贯穿一般刺激得有了生理眼泪,无法再惊愣地反问。
   
  
   
嘴上说着厌恶他的话语,却依旧与他在床上缠绵的人是有多薄情才能这么说。
爆豪胜己的感觉并不算舒服,大多任由人抓着自己的腰侧起伏,如海中颠簸的一叶小舟任由海浪带偏,陌生张狂的姿态惹得他道不出一句反抗,对方就像是用力过猛一般地想要宣泄他的情绪偏偏要带着爆豪胜己个人身体的痛苦,不断喘息着也无法接受那样用力过猛的抽动,零散的音节无法拼凑成字来阻止着人。



暗喜?



濑吕范太看着爆豪胜己仿佛极力容忍的模样也毫不客气地对待对方,他现在只不过是在发泄情绪罢了。



他讨厌对方的事实无可更改。



天才便是天才,永远故作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来惹人厌。



他来了兴致想要听到对方似叫床般交呐。




“我说爆豪,就不发出点声音吗?”




他停下了动作弯着腰凑到对方耳旁,这样的举动让原本后 入便能更深更加深了几分让爆豪胜己抓着被单的手指又攒紧。



腰侧的手突兀揽住了对方强行带着对方坐了起来。



突如其来的深度让人难以忍受,爆豪胜己连抓的东西也不知该抓些什么只得紧紧似地抓着对方的腿,从喉咙里头发出的声音越发变扭得难堪。



如同被人践踏一般。



自尊,骄傲。



失败者。


02.




酸涩掉的感情。



将腿搭在肩上再与人缠绵,暧昧得淫靡气息动动鼻尖就能够嗅到。



欢愉感蔓延至理性,无法思考。



濑吕范太喜欢对方那副已然懒得挣扎的慵懒模样,就像是对他的举动早已筋疲力尽一般得不想再反抗,就连制裁的话语也一句说不出口。
从对方身体流出液体与血液交融。



谁让你爱上了个垃圾。



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任何的温柔对待理念最后残余得只剩下如同野兽的性 欲。




“真狼狈。”




濑吕范太评价着对方。



他为爆豪胜己的手缠上了绷带调皮得打上了蝴蝶结,原因为抓在背上的火辣感十足强烈。



觉得带来的视觉冲突诱人不已。



两个人达到了高 潮后濑吕范太喘着为这种而感到舒适,自始至终当着单方面的享受者他显得很舒畅。
他也从人身体里边离开而是抱住对方。
人尝到了那几分甜头便会眷恋想要品尝下一次。



手被高举于头顶。




“不说话吗?”




爆豪胜己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一副随意你怎么样,张了张嘴




“麻烦。”




濑吕范太看着对方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总觉得他如今未死或许就是因为对方对他还有那几分心思,其余全成了腐烂掉的仇恨情绪。
那夜他睡得并不安稳,醒来后爆豪胜己便没了影子。



濑吕范太已然是七八天不见人了,总感觉有那么几分不安在扰人清梦。
 
 
 
他想起那夜与人的荒唐事脑袋里又都是那个人修长的身材以及搭在腰上的腿就不禁有些脸色发红,急急忙忙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又便去播了通电话。




“我想见你了。”




话语所隐藏的本性是多么愚蠢。



爆豪胜己抬眼瞧了眼书架上的书籍便挂断了电话,打了个哈欠又继续埋头在作业里头。



濑吕范太看着电话早已挂断的屏幕有些说不出话,他觉得和对方做那一场就是个错误,那种东西就如同毒品一般会令人上瘾。



他抽了根烟任由烟圈转了几圈。



再一次见到爆豪胜己大许是两月过后,入了冬的天气扑到脸上依旧还有几分不适。
两个人打着招呼有那么几分的尴尬。
随后爆豪胜己说了那么一句话




“有必要摆出这么一副恶心模样么?老子只是休学了两个月又不是为你伤心欲绝休息了两个月。”



  
濑吕范太说不出心里的几句话。



他明知,从一开始便对爆豪胜己上瘾的人是他。




————————————



03.





“明知故问吗。”




濑吕范太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恋人关系。”



Fin.


草稿流一时爽。



剧情很乱。



下辈子都写不了车了,写车太烂了。




评论

热度(14)

  1. 樂菱小六。 转载了此文字